給世界各地朋友的信

閱讀"給世界各地朋友的信"總是讓我感到興味盎然、充滿欽佩之情,同時讓我回想起,我自己也曾見證一些赤貧的人們,他們出於勇氣和美德,以及團結互助的諸多行動。 - 來自布吉納法索的論壇成員    - 給世界各地朋友的信,每年出刊三次,有法文、英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四種語言版本,另外也有一部分翻譯成阿拉伯文。 刊登在這份通訊上的文章有兩個重點: 首先是有關致力於消滅赤貧的個人或團體,他們面臨的特定情況,以及他們所投注的一切努力和勇氣; 另外也闡述各種行動,即便很小,都要賦予肯定和鼓勵,並且讓這些實踐更加廣為人知。 Ler mais

起而行

護尊嚴,眾生皆挺身 .............. 起而行 國際第四世界運動暨十月十七日國際委員會邀您支持這項行動聲明 人類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需要每個人的智慧才能面對,我們不能繼續任憑赤貧糟蹋人類資才。 赤貧衍生偏見與羞辱、摧毀生命,讓赤貧者歸於沉默;赤貧即是暴力,它造成社會分裂,對全球的和平與人類的生命造成嚴重的傷害。 但是,一如奴隸制度與種族隔離,赤貧並非宿命,人類可以拒絕它。有史以來,至貧者一直是第一個站出來抵抗赤貧的人,我們需要他們的智慧。 是時候了,讓我們齊心建設一個不落下任何人的世界。多少世紀以來,人類被排斥與權控關係所支配,為了擺脫這樣的治理邏輯,大家可以互相學習,建構一個能夠帶來自由與和平的知識。 不同生活背景的人,不可勝數的組織回應了第四世界運動創立人若瑟.... Ler mais

財富就是聆聽走在赤貧之路的人

哈威爾(Javier)是西班牙「聖卡洛斯‧波羅梅歐—鐵道間」(San Carlos Borromeo-Entrevías)堂區的神父,而且也是「社區協調會」(Coordinadora de Barrios)的成員。他和貧窮人一起生活,他相信我們若要改變我們所居住的這個世界,就要和窮人在一起。 很多時候,還有最近,我覺得每當有重大的危機,不只是經濟危機,還有在西班牙我們面臨的危機時,就有很多人研究「別人」,特別是當這個「別人」是「窮人」的時候。這些研究很有意思,超越了特定的知識和每個研究者的計畫,我們不知道究竟這一切研究所得到的認知是不是真的能幫助人們脫離貧窮。 有些人和我一樣幸運能夠跟窮人一起生活。我認為執法人員、社工、志工、神父......常常瞭解貧窮的世界。... Ler mais

活了22年,我終於有了身份!

在我們這個社會,凡是個人資料、資訊、合同、契約都要在紙上蓋章才能生效,因此身份證明變成了第一個實體文件,好讓人得到承認並行使他的權力。 一個人如果患有重度身體障礙,住在沒有階梯的高山上的一個貧民區,非常缺乏資源的家庭,他就可能要等許多年才能拿到身份證,安妮達(Anita)就是一個例子。 安妮達21歲時,經過好一番歷程,得到許多善心人士和醫護站、創傷醫院等等機構的幫忙,終於得到身份證。這個過程分兩個階段,第一步是要到CONAIS拿到身心障礙證。 一眼望去就知道她有明顯的身體障礙,但是要看很多次醫生才能確認障礙的程度和原因。跑很多家醫院,拿到幾種認證,花了很多時間、金錢和人力。 有人辛苦的、冒著危險爬上高山到她家,把她背下山來,常常等上好多個小時才能再有一個人把她背回高山上的家。 等了許多個月... Ler mais

這樣的分享使我們更有人性

「我們家」方案收容從0到5歲因生活困境而受到傷害的小孩。莉莉安娜(Liliana)是育兒員,她為四歲的女童布莉吉特(Brigitte)的勇氣和力量作見證。讓我們來看看「拒絕赤貧論壇」一位特派記者的報導。 「我們家」是由「生命之友」基金會(AMI)創立的一個機構,收容從0到5歲情況嚴重的小孩,讓他們的身心得以康復。 所收容的每一個孩子狀況都不一樣。他們到「我們家」以前都已經受到嚴重的傷害:被父母親或原生家庭拋棄、身體或精神上的虐待、拷打、重病、被趕出門。 基金會不只要照顧住在「我們家」的小孩,同時還要關心已經返回各自家中的小孩,一定要繼續追蹤。孩子回到自己家中重新生活的情形一直是基金會所掛慮的。 我是莉莉安娜,「生命之友」基金會的育兒員,負責照顧小孩子,陪伴、照料他們。... Ler mais